(四十三)牌局

    “妈的,真他妈来劲.....”唐帅宝一脚踹开了房门,连呼带喊地走了进来,身后的胖子、葛涛、吴阳、小扣子等刚刚‘郊游’回来的一帮人衆也兴高采烈地跟进了屋内。这时,小六子、喜子、二毛和小波正围坐在一张方桌边打着麻将,看见宝哥进来,一起站起了身。

    “宝哥回来了!”小六子甜言蜜嘴地打着招呼。

    “哼,还是你们会消遣!”唐帅宝瞄了一眼凌乱的牌桌说道。

    “嘻嘻嘻嘻.....。”小六子赖皮赖脸地笑道:“......宝哥让看家,可又不留下一个叫俺们解闷,这不閑的慌嘛!”

    “閑的慌?明天就给你安排点事......”唐帅宝朝小六子吩咐道:“......明天你到小飞那,看看给他们编的那本影集弄好没有,弄好了赶紧拿回来。那个当兵的,还是他妈的有点野性。”

    “野性?再野性不也叫宝哥收拾得複服帖帖的了!”小六子继续嘻嘻笑着讨好似的说道。

    唐帅宝瞪了他一眼,继续吩咐道:“别嬉皮笑脸没正事,明天拿回来我要让他们好好地欣赏欣赏自己的‘影集’。”

    “对,对,关键部位多给他来几张大特写,尤其是屁眼......”葛涛卑鄙地笑着说道:“.......他可从没看过自己的屁眼呢,这回叫他好好看个够。”

    “不光看,而且还得一页一页给咱们讲......”胖子一旁补充道:“......一个姿势一个姿势地讲给咱们听!”

    “对,而且必须讲得详细,哈哈哈哈.....撅着挨操时什麽感觉...哈哈...屁眼朝天挨操时什麽感觉...哈哈哈哈......”小六子一边说一边笑得直不起腰了。

    看着笑不可支的小六子,唐帅宝眼睛一瞪说道:“别没正经的,明早儿一起来就去。”

    看到宝哥认真的样子,小六子登时敛住了笑容,却调皮地来了一个立正、敬礼,高声回答道:“报告首长,保证完成任务。”

    “嘿,别说,六子的姿势还真标準”胖子夸奖道。

    “天天看大屁股他们做,学都学会了。”吴阳搭了一句。

    “不过.....还不是最标準的。”葛涛眯着鼠眼卖着关子说道。

    “还不标準?”小六子不服气地问道。

    “呵呵.......”葛涛笑着补充道:“.......要光着腚做才是最标準的呢!”

    屋里一阵哄笑,小六子挠着脑袋,嘴里连声嘟囔着:“做不了,这个可做不了。”

    虽然已经是后半夜,但刚刚结束的那场疯狂的郊游仍让唐帅宝兴奋异常,哪里有半点的困意。他叫葛涛、胖子和阿海一起围坐在那张大方桌边,一边大声吆喝着喜子和二毛拎几瓶啤酒过来,一边对着葛涛胖子他们说道:“妈的,今晚真他妈的来劲,咱们几个谁也不准睡,一直玩到天亮......”然后,他一指旁边的吴阳、罗大志他们几个,说道:“......你们把那四个家伙也给我弄过来,哥几个这一宿还得拿他们提精神呢。”

    当几个男孩连推带搡地赶着四个寸丝不挂、反剪双手的俘虏走进屋子,唐帅宝、葛涛、胖子和阿海四个人已经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连叫带嚷地推起了麻将。看到疲惫不堪满脸倦态的俘虏们,唐帅宝呲着白牙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麽早哪能睡呢,哥几个可还没耍够呢。”说完,唐帅宝站起身,向桌子下面一指,说道:“都这里有请吧!”

    排在最前面的陈虎似乎还没弄懂唐帅宝的意思,可一旁的罗大志和吴阳就已经一起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膀子,把他推到了桌子边。陈虎一个踉跄,还没等站稳,两个坏小子一人一脚踹到了他的两个后腿弯上,两条酸麻的腿‘扑通’一声就重重地跪在地板上。唐帅宝抓着陈虎的脑袋使劲往桌子底下按,还没等陈虎的蜷伏着的身子全爬进去,就又一脚踹到了他的屁股上,把他的身体全踢到了桌子下面。其他三位自然也是依次如此地‘请’到了桌子下面。

    虽然桌子并不小,但下面塞进了四个粗壮的成年男人还是挤得紧紧巴巴。唐帅宝弯下腰一边朝着桌子底下高声叱喝着,一边在四个光裸的身体上又踢又打,纠正着他们的姿势和位置,最后让四人肩挤着肩、背顶着背,四面朝外直挺挺地跪在桌子下面。

    唐帅宝招呼着葛涛、阿海他们重新坐下,自己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举起瓶子仰着脖子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啤酒,把酒瓶往桌上一墩,一抹嘴,说道:“来,来,咱们接着玩牌.”边说着,他双腿一劈,把手伸到自己的裤裆那,几下就把裤门解开了。他用左手把里面的裤衩向下一拉,把自己的鸡巴拽了出来,右手则伸到桌子下面,抓着跪在自己胯前顾斌的脑袋,把他的脸摁向自己的胯间,狠狠地说道:“嘿嘿,大警察,给我连根吃进去,吐出一点可就有你好受的了。”说完,他抬起脸,笑着对正不知所以的葛涛、胖子和阿海骂道:“他们他妈还愣什麽,咱们哥儿四个,正好他们一人吃一根啊!”

    三人顿时如梦方醒,一边迫不及待地解着裤子,一边兴奋地叫叫嚷嚷,不亦乐乎:

    “哈哈,咱们玩他一通宵的牌,也叫他们吃一通宵的鸡巴......”

    “对,对,而且也得让他们换着吃,每根可都得吃到......”

    “还有还有,嘴吃硬了屁眼吃,屁眼吃软了嘴再吃,让他们上下两个眼儿轮着吃,哈哈哈哈......”

    “来,干一杯......”

    “干......”

    “干......”

    ........

    当男孩们的四根鸡巴全都各就各位后,这场奇特的牌局就开始了。

    在牌局的进行中,四个紧紧挤在桌子下面的玩物自然都在做着同一项工作,脸深埋在各自小主人的大叉着两胯间,嘴里一刻不停地连根深含着男孩们的鸡巴。

    而男孩们则一边惬意地喝着啤酒,一边连说带笑地玩着麻将,时不时还腾出手来薅着深埋在自己胯下的那个脑袋,让他的嘴在自己的鸡巴上套进套出几下。温暖湿润的嘴一会就能将男孩们那似乎永远不知疲惫的鸡巴吃硬,勃挺起来的鸡巴自然把那张嘴撑得满满登登,并径直地捅进嗓子眼深处,这时男孩会恶作剧般地死死把那个脑袋摁在在自己胯上,让硬邦邦的鸡巴长时间地捅在那里,并兴高采烈地看着四张被鸡巴贯穿并撑满着的嘴一起艰难地闷咳。当然,男孩们的精液不会浪费在玩物们的嘴里,当哪个男孩感觉到自己的鸡巴被吃得要射精时,就会薅着玩物的脑袋,让自己的鸡巴暂时休息一会儿。当然,玩物的嘴是不会跟着一同休息的,男孩的卵袋会代替休息的鸡巴,继续让他们的嘴塞得满满登登。打完一圈就开始轮庄,男孩们甚至都不提上裤子,不知羞耻地坦露着湿漉漉的鸡巴,围着桌子换好了位置,然后把裹满了上一张嘴唾液的鸡巴一股脑地塞进新的嘴里......直至哪个男孩被吃得实在憋不住了,就可以提议牌局暂停。提议自然不会遭遇任何的反对,四个光溜溜的壮男人一起被从桌子下面拽出来,他们疲惫的嘴此时也能够获得一小段休息的时间,当然,代价是余下的工作要由他们的肛门去代替完成了。

    牌局一直进行到了凌晨,男孩们四根沾满了精液和唾液的鸡巴擦都不擦地轮流在玩物们的嘴和肛门之间交替了四次。男孩们还精心地设计了交替的次序,以保证每根从一个玩物的肛门里射完精后拔出来的鸡巴都能不重复地插进剩下三个的玩物的嘴里,按照胖子的话说,就是让每一个玩物的嘴都能够与另外三个屁眼间接地接一次吻。葛涛则说得更加直接和污秽,是让他们都能亲口尝到另三个家伙屁眼的味道......最后,男孩们那都放了四炮的鸡巴都感觉到疲倦了,胖子又想出了更加无耻的游戏。四个浑身被汗水浸得油光光的俘虏两两配对,一正一倒弯曲着身体抱在一起,脑袋都深夹在对方的胯间,双手用力扒开对方的肛门,当胖子一声令下,四个人就一起用嘴去用力嘬刚刚被男孩们的精液灌满了的直肠,直至把里面所有的精液都嘬出来,吃乾净。

    男孩们围在两个奇怪的人体组合旁,喜滋滋地看着四个绝望的家伙卖力地完成着下流的任务。或悠长、或短促,或沈闷、或清脆的吸吮声在屋里响成一片,间或还夹杂着可笑的屁声和痛苦的呻吟。

    “呵呵呵呵.....这次不是间接的了,是直接相互嘴对‘嘴’地接吻了!”胖子乐不可支地调笑道。

    “妈的,你他妈点用劲儿......”葛涛照着程战那厚实的黑脊梁就是一杵子,骂道:“.......嘬了半天也没听你嘬个响,听听自己的屁眼,被大警察吃得多响。”

    “都他妈使劲地给我吃,别想偷懒......”唐帅宝黑着脸命令道:“......最后检查谁要是没吃乾净,嘿嘿,有他好受的。”

    “嘿,大屁股,使劲嘬,把萧老师的屎都给他嘬出来,哈哈哈哈......”

    最后四个疲惫的俘虏四肢着地伏成一排,高撅着浑圆硕大的屁股,等待着小主人们最后的检查。四根黑色的塑胶管一起深深地捅进了四个饱经磨难的肛门深处,并迅速地抽插了几下,然后一起拔出,举到了灯下。男孩们仰着脑袋围看着四根塑胶管,仔细地检查着上面的痕痕。终于,在一根塑胶管上发现了些许白色的粘痕。

    “嘿,这根上面有......”吴阳眼尖嘴快,高声喊了起来:“.......妈的,看看是插哪个屁眼子里的?”

    “大警察,大警察,是警察屁眼里的......”小六子用手‘啪啪’地扇着顾斌的屁股喊道。

    胖子一把抢过那根黑塑胶管,另只手一扒顾斌的肛门,一下就又把管子捅了进去。毫无防备的顾斌疼得身体一颤,胖子哪管这些,把塑胶管快速地抽插了几下,甚至还摇着管子搅晃了几下,才抽了出来。果然,管子上沾裹了更多的精斑,白兹兹地在灯下闪闪发亮。

    “妈的,是当兵的,他没把警察的屁眼吃乾净!”铁柱厉声骂道。

    “嘿嘿嘿嘿......”唐帅宝恶狠狠地笑着,他转到了四个俘虏的正面,蹲下身一把狠薅起了程战那低垂在地的脑袋,盯着军人那胀红的脸,说道:“.......刚才看你吃的时候就羞羞答答的,果然是你没嘬乾净!妈的,看来还得让你长长记性!”

    唐帅宝话音刚落,四五个坏小子立马如狼似虎地一起冲了上来,一个个大呼小叫、连揪带拽地把程战从地上薅了起来,然后都瞪着眼睛一起看着宝哥,等候宝哥发落。

    唐帅宝把脑袋转向了胖子,他知道这小子肚子里的坏水永远用不完。

    胖子的脑袋里果然是充满‘聪明才智’,眼珠一转就已想好了坏点子:“呵呵,黑鸡巴不是还害羞吗,今晚就让他好好羞一羞!”

    在胖子的指挥下,程战被推搡着仰面朝天躺在木桌上,双手被反绑在身下,并被两根麻绳拴住,拉紧后系在两根桌子腿上。四个少年两两一组,抱起程战的两条粗腿一起向上扳去,在军人无谓的挣扎和痛苦的呻吟下一直反扳到了头顶的两侧,脚尖几乎贴到了桌面上,然后被两根麻绳牢牢拉紧并拴在头顶两侧的桌腿上。一个身体折叠、肌肉绷拉的奇怪躯体登时出现在衆人的目光中。

    “怎麽样,这个屁眼朝天的姿势够不够羞啊!”胖子对着满面羞红的军人调戏地问道。

    看着胖子那张淫恶无耻的脸,程战羞愤不堪,可身体反折所造成的呼吸困难却让他的喘息愈见沈重。

    “瞧这根大黑鸡巴,正向大家招手示意呢!”葛涛把军人那倒垂着的阴茎反扳向上,竖立在两胯间,掐着根部一顿猛摇,把大家逗得笑声一片。

    男孩们围在军人的身体旁一边尽情地嘲笑讥讽着,一边纷纷伸出手在军人那被绳索禁锢拉紧的身体上放肆地摆弄着:或是在结实绷紧的肌肉上用力地掐拧拍打,或是尽情地揉捏把玩着坚挺的阴茎和圆硕的睾丸,或是下流地抚弄撩拨着那充分坦露着的肛门,时不时还竖着手指在里面抽插搅动.......胖子更是把一面大方镜子悬举到程战的面前,淫笑地提醒着年轻的军官“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亲眼欣赏一下自己的屁眼!”

    看见自己那最羞于见人的部位果然明晃晃地反射在镜子当中,并不时被少年们的手指无耻地玩弄着,军人真是羞臊到了极点。可胖子似乎还是嫌军人表现得过于矜持,他笑眯眯地用两根手指用力地撑开了军人那已经不那麽紧致的肛门,另支手举着一根细聚光电筒仔细地瞄着准,以便将炽亮的光线能照进黑黝黝的肠道里面。终于,随着一声戏谑的口哨,胖子得意的说道:

    “嘿!让大家看看那挨操的屁眼里面是什麽样吧!”

    当被照得通红发亮的直肠内壁通过镜子映入军人的眼帘时,一声轻泣已经控制不住地冲口而出了。

    唐帅宝伏着腰轻抚着程战那痛苦扭曲的脸,兔死狐悲地安慰道:“呦...看看我们的大军官...都臊哭了....多可怜.....别哭别哭.....嘿嘿,这还远没完呢.....”然后,他朝其他男孩一指屋角那三个并排面壁而立的另三个光溜溜的俘虏:“......把他们都给我弄过来。”

    当那三个俘虏被推搡到桌子旁边,唐帅宝对着程战认真地说道:“你不是不会吃屁眼吗,那就让他们好好教教你!”

    葛淘也凑过脑袋对着不知所措的军人无耻地调笑着:“呵呵呵呵.....看看你的黑屁眼能被你的伙伴们吃成多大!”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