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向着谁?

作品:《白昼银河(校园H)

    那晚是宋明洲和陈晋渝待得最久的一晚。

    不过第二天,他似乎就忘了他口中的“好媳妇儿”,趁着爸妈出差不在家没人管,整天不见人影。

    陈晋渝将作业写完,剩下的时间就去泡图书馆,两人见不着面,倒也还算和谐。

    小短假一晃而过,周日下午,到了返校的时候。

    陈晋渝没等到宋明洲,一个人跟着司机去了学校。

    路上,她暗自舒了一口气。

    —

    陈晋渝再见到宋明洲是在周二下午的体育课上。

    本来五班的体育课是排在周四的,但是那天英语老师有事,和体育老师换了节课。

    正好和一班一起上了。

    下午的第一节课,日头最是毒辣,遥望整个操场,热浪一茬接着一茬,大肆席卷着绿草地和塑胶跑道。

    尖锐的哨声响起,体育老师带着秒表,严肃地走到两个班级的队伍面前,黝黑的皮肤上布满沟壑,声音洪亮有力地宣布道:“今天体侧,男生一千,女生八百,测完就下课。”

    “课代表先带他们做准备活动,五分钟后起跑线集合。”

    体育老师宣布完,悲恸的哀嚎声顿时此起彼伏。

    有些女生甚至还哭出了声。

    陈晋渝抿直了唇线,跟在大部队后面,热完身后,前往起跑线等待着。

    两个班的人数有点多,男生女生分开测的,男生先跑。

    口哨声响,一个个向前冲去。

    陈晋渝跟着同桌,同桌叫钟夜寒,没事就喜欢给她科普学校里的奇人异事,帅哥美女等等八卦,陈晋渝虽不感兴趣,但她刚转来不久,能说得上话的也就这一个了,回回都听得很认真。

    现下,钟夜寒拉着她坐在草坪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每一个从她们面前经过的男生。

    “刚才过去的那个看见没?”

    钟夜寒戳了戳陈晋渝,眼睛还盯着那人的背影。

    陈晋渝一颗心都拴在接下来的八百上,拨弄着地上的草,没太注意。

    见她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钟夜寒“啧”了一声,“你都不看帅哥的吗!?”

    陈晋渝抬起头,“啊?谁啊?”

    “……”钟夜寒又给她指了指,“喏,最高的那个,校服袖子挽上去了,看到了吗?”

    钟夜寒继续科普:“一班的,智商高又长得帅,体育还好,据说家里还很有钱。”

    陈晋渝跟着她的指引看了一会儿,这时才发现他们班和一班一起上的体育课。

    钟夜寒指给她看的人正是宋明洲。

    不过陈晋渝对他并不是很感兴趣……

    心情也更低落了。

    而且她还发现,很多女生都在偷偷地看他。

    高中的女孩子多少还是矜持一些的,眼里桃花泡泡再多,也只是跟同伴窃窃私语,然后低声笑着,脸颊绯红。

    钟夜寒还在叨叨他怎么帅怎么牛逼,腿那么长,估计第叁条腿也很长,陈晋渝听不懂什么是第叁条腿,单纯地归类为长跑能力,客观的评价到:“体育一般吧,他也没跑第一嗳。”

    陈晋渝的评价很快被打脸,到最后半圈的时候,宋明洲猛地加速,顷刻间超了上来,跑在他前面一共五个男生,一个个都累得不行,他却提速得轻轻松松,一眨眼的时间甩掉了四个。

    陈晋渝和钟夜寒坐在终点线的位置,目光集中在终点前的一百米处。

    在宋明洲前面的那个人,是五班的班长。

    因为宋明洲的弯道超车,一场体侧整得像比赛似的。

    具体表现为五班和一班的女生,开始比起了嗓门。

    这会儿集体荣誉感打败了对帅哥的追求,五班女生声嘶力竭为班长加油呐喊。

    体育老师担心地劝道:“你们省点力气吧,一会儿跑完嗓子得哑喽。”

    根本拦不住她们。

    气氛感人,陈晋渝的心也跟着揪起来了。

    班长看起来很累。

    还剩五十米。

    陈晋渝深吸了一口气,旁边的钟夜寒看起来比她激动多了,这个时候还在纠结:“啊啊啊到底是老王跑第一还是校草跑第一!?要不还是一起吧!!!”

    两个人都快到终点了。

    陈晋渝单手挡在额前遮太阳,视线一直关注着跑道,宋明洲逆着光往前方跑来,和班长一对比,也难怪钟夜寒差点掉入敌营。

    耳边是震耳欲聋的加油声。

    陈晋渝在这种氛围下,不可能不被打动。

    还剩五米左右的距离,两人距离咬的很近。

    就在他们快要从陈晋渝眼前跑过去的时候。

    “加油——”陈晋渝声音不大,跑在内侧的宋明洲向她投来一瞥。

    不似之前的张狂和蔑视,宋明洲倒是很诧异她会为他加油,不过很快这点疑惑就消失殆尽了,她向着他,天经地义,还不傻。

    这一眼带着一点安抚,好像在说,放心吧,第一我拿定了。

    陈晋渝猝不及防地和他对视了一眼,没读懂他的深意,无辜地眨了下眼后,说出了下一句——

    “王国庆。”

    加油,王国庆。

    宋明洲愣了半拍。

    就这一秒不到的失神,立刻被旁边的人反超。

    王国庆先跑到了终点。

    体育老师掐着秒表:“1。”

    然后对着几乎是走到终点的宋明洲说:“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