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你一晚上

作品:《白昼银河(校园H)

    宋明洲不是第一次被打。

    他从小就不太听话,挨棍子是常有的事,上高中之后,挨打的频率才慢慢减少。

    宋成方也顾忌着孩子大了要面子,很少再采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进行教育。

    但今天实在是气狠了。

    让他带人出去玩,结果自己跑没影,丢小姑娘一个人可怜兮兮地回家。

    这连做人最基本的礼仪都没有了。

    本就是为了让宋明洲记住自己的不对,所以宋成方下手没收力,打到后面,每一棍子下去,宋明洲都会闷哼一声。

    最后还是郑丹看不下去,拼命拦住了。

    ——

    晚上十点。

    天地间静地只剩下树中间或传来的蝉鸣,整栋房子都弥漫着低沉的气压。

    当然,对于宋家夫妇俩,似乎并没有太大影响,而对于在这场“家庭教育”事件中未直接参与的陈晋渝来说,今晚却是个辗转反侧的夜晚。

    她一点也不想因为她的事而破坏他们原有和谐的家庭氛围。

    总有股负罪感。

    更愧疚的是,当她打开手机,收到一条好友添加提示、加了谭申之后,她才发现自己不是被抛下的那一个,只是阴差阳错让她误以为他们没有等她。

    所以在郑丹拿着药找到她的时候,陈晋渝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月上柳梢头。

    陈晋渝和宋明洲的房间都在二楼,斜对面,她目送郑丹下了楼去,关掉了楼下的灯。

    重回一片寂静。

    陈晋渝轻手轻脚地走到宋明洲房门口,敲了几下门。

    没反应。

    在门口等待了一会儿,陈晋渝试探着按下门把手,不出所料,宋明洲没锁门。

    房门打开,房间里大灯没开,只开了一盏昏暗的床头灯。

    宋明洲趴睡在床上,橘黄的灯光打在他脸上,看似很脏的颜色,却有另一种奢靡的观感。

    轻柔地抚摸着一头蛰伏的巨兽。

    他上身没穿,昏黄的光线下,后背的伤痕红到泛黑。

    出奇的安静让陈晋渝心生不好的预感,她往里走了两步,迎面扑来一股浓烈的酒味,她关上了门,确信宋明洲这是喝酒了,还喝了不少。

    再走近一看,果不其然,床底下倒了一瓶已开封的白酒。

    她蹲下捡起扶正瓶子,看清了度数。

    饶是知道宋明洲会喝酒的陈晋渝,还是暗自惊叹了一下。

    惊叹之余,陈晋渝不可避免地猜,是不是因为太疼了,所以他想喝酒来麻痹自己。

    可是这也喝得太多了。

    她望向熟睡的宋明洲,两人近在咫尺,安静的他看起来没什么攻击性,比平时顺眼多了。

    但是太安静了,就连呼吸都微不可闻。

    念及此,陈晋渝怔住。

    呼吸呢?

    糟糕的猜想再一次浮上心头,她缓缓凑近宋明洲,伸出食指在他鼻尖放了一会儿。

    还好,还有气。

    陈晋渝提起的心刚放下,正准备抽出手之际,却不料被宋明洲一把抓住。

    像偷干坏事的小孩被当场抓获。

    她吓得不轻,加上宋明洲动作快力气大,直接带得她跪在地上。

    宋明洲睁开眼,幽深的眼光中意味不明。

    “我、我是来给你送药的。”  陈晋渝先开口解释道:“是阿姨让我来的……说这个专治跌打损伤,活血化瘀,对你的伤很有用。”

    她仔细观察着宋明洲的反应。

    叁秒后。

    “是么?”他轻笑道。

    声音如隔云端,轻飘飘的。

    陈晋渝看见他嘴角勾起,许是因为身体不适,伤痛难忍,他说话时不似以往一般居高临下。

    温和了许多。

    他打量了一眼她身上的穿着。

    吊带睡裙,胸前的两颗樱桃明晃晃的。

    “那我还得谢谢你了。”这话他倒是说得带了几分诚恳。

    宋明洲态度的转变难免让陈晋渝错愕,她摇头道:“不用的,是我对不起你,害你被打了。”

    她其实很怕宋明洲将这件事归咎于她头上,解释道:“我真的不知道你有让人在外面等我,我还以为你…以为你……总之就是,对不起,我下次出门一定带手机,对不起……”

    “一码归一码。”宋明洲难得地宽慰她,“你能来送药,我很感动。”

    背上的伤让他看起来柔和多了,或许是虚弱使他变得憔悴,变得不那么可怕。

    更易激发人的保护欲和同理心。

    陈晋渝更内疚了。

    对于一个病患,还是一个因自己受伤的病患,陈晋渝甚至觉得他对她做过的坏事都可以一笔勾销了。

    “……我应该做的,你睡觉吧,我帮你把酒瓶丢出去。”

    “不急。”宋明洲挽留住她,“你对我这么好,我也送你一个礼物。”

    陈晋渝看着他的眉眼,鼻头一酸,她从来没奢求过得到宋明洲的善意,她没想过他愿意向她示好。

    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

    但她依然很感动。

    这个时候拒绝他总显得不够真心,陈晋渝配合地问:“……什么礼物?”

    随着她这句话说完,宋明洲的神情瞬间恢复一如既往的不屑,陈晋渝感到手腕上承受了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正是宋明洲抓着她让她无处可逃。

    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按下了手边的按钮。

    伴着“咔哒”一声,卧室的自动门落了锁。

    还能是什么礼物。

    他回答了陈晋渝的问题——

    “操你一晚上。”

    bgm:如果你想飞~伤~痛~我~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