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是不负责

作品:《白昼银河(校园H)

    陈晋渝终于看清了宋明洲骨子里的恶劣。

    自宋明洲无所谓地说出这句话后,陈晋渝再也无法忍受和他待在一个空间里了,她快速穿上内裤,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睡衣,都没来得及穿,直接用衣服捂着胸口回到了自己房间。

    满脑子都是大写的“渣男”二字。

    她再也不要和宋明洲说话了。

    她陈晋渝发誓此生都不会再和宋明洲说话了!

    就当他真的被打死了算了。

    陈晋渝伤心欲绝,可是又拿他没办法,寄人篱下受了委屈也无人可说。

    明明难过得不行却只能安慰自己就当是被咬了一口,受了点伤。

    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直到离开宋明洲的房间,关门的那一刻。

    陈晋渝的脑子都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

    完全听不进宋明洲胡诌了哪些有的没的。

    依稀记得他好像说了句“跑什么,我他妈又不是不负责”之类的话。

    不过陈晋渝不会再信就是了。

    她要远离他。

    陈晋渝说到做到,她下定决心不会再理他就真的不理了。

    第二天吃午饭的时候,宋明洲发现她还在生气,陈晋渝的脾气都写在脸上,尤其是在看见他的时候,迅速撇开眼去,把他当敌人似的。

    两人在楼梯口碰见的,宋明洲拽了下她的马尾,陈晋渝嘴角一弯,十分不悦地把头发从他手里抽出来,头也不回地下去了。

    以往见到他多少还会客套一句。

    小公主不讲礼了。

    她越是这样,宋明洲就越想欺负她。

    吃饭那会儿,他故意在餐桌下踢她的腿,被她面无表情地躲过去。

    这招没用,宋明洲就往她碗里夹西芹。

    陈晋渝震惊地看着他这一举措,她最讨厌吃的就是西芹了,光闻着那味就快窒息。

    宋明洲一定是故意的。

    然而这幅景象落在对面的两位家长眼里,却是另一种祥和的画面。

    郑丹笑得无比欣慰,赞扬道:“还知道给妹妹夹菜了,这样才对嘛,以后继续保持,你一男孩子,多照顾妹妹一点懂不懂?别成天自己玩自己的。”

    就连宋成方都投来赞许的目光。

    宋明洲挑挑眉,看起来人畜无害还很听长辈的话,又夹了一筷子,没一会儿陈晋渝的碗面上就被一层绿油油的西芹盖住了。

    “多吃点蔬菜,妹妹。”

    陈晋渝抿着唇,碍着叔叔阿姨的面子,她怎么也说不出口不喜欢吃西芹这种话,好像这么说了就会辜负他们的喜欢一样。

    从大人的角度看来,宋明洲把陈晋渝丢下是犯了错,那今天他给她夹菜就是在认错,陈晋渝吃了这些菜则意味着原谅他,给他一个台阶下。

    陈晋渝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殷切地看着她了。

    宋明洲已经为此挨过打了,陈晋渝实在没有不原谅他的理由。

    “谢谢……”

    看着碗里的西芹,陈晋渝给自己打气,艰难地夹起一根,更艰难地咬了一口。

    差点当场吐了出来。

    等到把宋明洲夹过来的西芹都吃掉,陈晋渝觉得自己变成了一颗西芹。

    从上到下,由里而外,浑身散发着西芹味。

    她,要,崩,溃,了!

    这顿饭吃得陈晋渝汗流浃背,好不容易挨到结束,司机叔叔催促他们收拾东西去上学。

    她回房喝了好多水,却还是掩盖不住难闻的味道。

    上车后。

    这辆车上还有陈晋渝不堪回首的往事,加上刚才的惨剧,陈晋渝一心想离宋明洲远远的,于是她一上车就坐到最左边,抱着书包看向窗外。

    宋明洲在旁边坐了下来。

    他坐姿很随意,双腿大开,左腿甚至挤到了陈晋渝,陈晋渝低头瞥了一眼,明明他那边那么大位置,偏偏要过来挤她。

    “一人一半。”陈晋渝严肃地提醒他。

    宋明洲正无聊地刷着手机,头也不抬道:“什么一人一半?”

    陈晋渝:“座位,你挤到我了。”

    她一板一眼地跟他解释。

    宋明洲放下手机,按灭屏幕,很是认真地看了她一会儿,忽而啧啧道:“好像是坐得有点近了。”

    就在陈晋渝以为他要挪回去的时候,宋明洲悠悠地来了句:“怪不得一股芹菜味。”

    陈晋渝:“……”

    他还敢提。

    陈晋渝气不打一处来,饶是她脾气再好,这会儿也难以保持好的教养了,陈晋渝在心里给自己说,这是她最后一次跟宋明洲好好说话了。

    “你知道西芹有多难吃。”

    宋明洲淡淡道:“那你还吃那么多?”

    陈晋渝委屈:“是你夹的……”

    宋明洲一副欠揍的态度,傲慢地姿态盛气凌人。

    “我夹的你就吃,我让你吃鸡巴你怎么不吃?”

    ~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0点五百猪加更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