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技术也太差了

作品:《白昼银河(校园H)

    粗大且坚硬的性器就这么直直地插了进去。

    尽管陈晋渝不是第一次了,可这回依然疼得她想哭。

    但是宋明洲掐着她的脖子,陈晋渝只能发出呜呜的音调。

    她怕宋明洲真的一个不小心就把她掐死了,丝毫不敢反抗。

    她对他可以说是,又讨厌又惧怕。

    陈晋渝被他死死压制在身下,想不明白宋明洲为什么突然生气。

    总不能是因为吵不过她了,就要杀人灭口。

    还是先奸后杀那种。

    宋明洲自一进入陈晋渝的身体,积攒许久的浴火终于得到了发泄,整个人伏在陈晋渝身上,抽插了十分钟都没换一个姿势。

    报复性地啃咬着她的娇嫩的肌肤。

    他沿着陈晋渝的脖颈线吮吸,陈晋渝被迫仰着头。

    全身都快被吃了个遍。

    和宋明洲全身心的投入不同,陈晋渝越想越过不去心里的坎,她什么都没做错。

    为什么要承受宋明洲暴虐的行为。

    心头一阵苦涩。

    她望着头顶上的灯,亮得头晕。

    眼角通红。

    就在这时,宋明洲突然松开她的脖子,转而抚上她的后腰。

    陈晋渝腰间怕痒,他的手还不老实地四处游走,每触碰到一个地方她就浑身止不住地泛起疙瘩。

    为了躲避宋明洲的抚摸,陈晋渝不得不扭动着腰肢,这一动下半身也连着动了起来,不知不觉间似乎挤压到了某个小点。

    和腰间的痒不一样,那是一种直达脊髓的酥麻感。

    陈晋渝喉咙间溢出了一声娇喘。

    叫出来之后,她便紧紧闭上了嘴,不想再发出任何声音。

    她不想认输。

    好像如果她叫了出来,宋明洲就掌控住了她。

    但是那种感觉是隐藏不住的。

    两人肌肤相触之处,温度逐渐升高。

    黏腻腻的,陈晋渝竟也不觉得厌恶。

    陈晋渝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沉溺于这种舒服。

    而宋明洲却加快了速度。

    他像是不知道累似的,有的是力气操她,毕竟陈晋渝强忍着的样子比她谈论别的男人时好看多了。

    她的身体更软了。

    宋明洲一边快速耸动,一边用手探下去按揉。

    双重夹击之下,陈晋渝理智的防线一再崩溃。

    宋明洲还在不停地抽插,还将他沾满淫液的手指塞进她嘴里。

    “想叫就叫,叫得骚一点,我天天来干你。”

    两人离得很近,宋明洲看见陈晋渝耳尖飞快地红了。

    不能这样。

    不能再这样下去。

    陈晋渝双手抵在他的胸口前,缓缓开口:“叫不出来,你技术也太差了,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宋明洲动作一顿。

    他是没想到陈晋渝自不量力到这种地步。

    水都流到他大腿根了,还在这嘴硬。

    宋明洲又露出他那种不怀好意的笑。

    每次他这样看着她,陈晋渝的下场就会很凄惨。

    他赞许地点点头,对她以卵击石的勇气表示肯定。

    “那我给你玩点花的。”

    话音未落,陈晋渝就被他从床上拽起来,她早已一丝不挂,浑身赤裸着。

    宋明洲拉着她直接出了卧室。

    陈晋渝誓死不从,然而根本敌不过宋明洲的力气,硬生生地被拖到二楼楼梯口。

    外面好亮。

    她还看见做饭的阿姨端着盘子走向饭桌。

    陈晋渝奋力抓住楼梯口的栏杆,她哪里适应得了在家里不穿衣服就跑出来,低声斥道:“我不要……!”

    宋明洲可听不进这些话。

    不是没感觉么。

    那就找找感觉。

    他一手托着她的臀,一手压着她的腰,陈晋渝就这么被他从后面进入了。

    宋明洲猛地一顶,陈晋渝的两颗乳球便前后荡了起来,与之一起的,还闪过一滴白色的泪珠。

    “有感觉了?”宋明洲不紧不慢地进进出出。

    陈晋渝只想赶紧逃离这里,她怎么也想不到宋明洲会干出这种事。

    她认栽。

    她再也不敢和宋明洲顶嘴了。

    陈晋渝颤抖着回道:“有…有感觉。”

    宋明洲见她还算识相,但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他继续问:“什么感觉?”

    陈晋渝形容不出来,只知道她要说些宋明洲爱听的。

    只有宋明洲心情好了,她才能好过一点。

    陈晋渝嗫嚅道:“……舒服。”

    宋明洲还是不满意。

    “然后呢?”

    陈晋渝小口小口地吸着气,终是闭上眼说道:“想被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