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正房(一更)

作品:《白昼银河(校园H)

    陈晋渝哭到忘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她毫无保留地发泄出悲伤的情绪,像是要把这一段时间来受到的委屈全部甩出去。

    还打了宋明洲的小弟弟一巴掌。

    她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记不清宋明洲是什么反应了,大概哭了有近二十分钟,也不记得宋明洲最后有没有抱抱她,就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很安稳,无梦。

    等到陈晋渝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了。

    窗外能看见零散的星星,她躺在自己的卧室床上,身上穿着睡衣,房间里没有开灯。

    就是房门没关。

    她朝外看去,正好能看见斜对面宋明洲的卧室,同样开着门。

    陈晋渝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继续睡。

    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睡觉对于她来说,是一个自我治愈的过程,不管遇到了什么糟心事,睡一觉好像就都能过去了。

    这一觉也不例外,陈晋渝醒来后确实心情好了一些,至少心态没有那么失衡了。

    但也仅限于此,毕竟她也没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还是有些愁眉苦脸。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想起床,连门都懒得去关,翻了一会儿又觉得门口的灯光太刺眼,就把毯子拉高,盖住了自己的脸。

    然后没过一会儿,她就听到门外边传来的脚步声。

    宋明洲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便看见她在床上不老实地动来动去。

    他套上条内裤,头发还在滴水也不擦,旁若无人地进了陈晋渝的房,走到她的床边,转了一会儿。

    “醒了?”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陈晋渝看不见他的脸色,光凭语气判断出宋明洲此刻心情一般。

    她慢吞吞地把毯子扯下,眼睛肿肿的,“嗯”了声。

    “哭够了?”

    陈晋渝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够了…”

    她看宋明洲一时半会没有要走的意思,补了句:“我想睡觉了。”

    宋明洲还是不走。

    甚至把椅子拖到床边,坐了下来。

    陈晋渝又提醒了他一遍:“我、我要睡觉了。”

    宋明洲点点头,“我看着你睡。”

    “……”

    陈晋渝太清楚了,宋明洲心眼贼小,什么破大点事都能记半天,然后成倍地还回去。

    她怕宋明洲看着看着又动了歹念,有意识地把毯子边缘拽紧了。

    宋明洲轻笑一声,他要是真想动手,拽个毯子能有什么用。

    “又不会怎么着你,防着谁呢?”

    陈晋渝心里回答是防着你,嘴上还是磕磕绊绊地瞎说:“不是,就是有点冷…”

    “冷?”宋明洲猛地靠近她:“巧了,我倒是挺热的,我给你暖暖?”

    “……”陈晋渝往后缩了缩,“又不冷了…”

    “怕什么。”宋明洲懒得揭穿她的小把戏,欠嗖嗖地说:“咱俩这不是培养感情么。”

    陈晋渝呼吸一滞,怎么也想不到宋明洲会把这些事说成是培养感情,在她看来,这纯属是单方面的欺负。

    她突然想到上次放假,宋叔叔让他带着她出去玩那次。

    虽然那段经历不好美好,可是看电影逛街才是正常培养感情的方式吧。

    ……也许是因为对象不一样吧。

    陈晋渝翻过去背对着他,“你跟别人培养感情是看电影,和我培养感情就是玩我。”

    宋明洲的注意力都在第二句话,不屑道:“玩你?你都不让我操算哪门子玩。”

    “我……”陈晋渝气结:“我…我为什么要给你……”

    情欲过后,陈晋渝怎么也说不出口那个“操”字。

    陈晋渝生着闷气,尤其是一想到宋明洲的花边新闻,心一横,说出了一直很介意的一件事。

    “你不是喜欢秦梓舒吗?你不能一边喜欢她一边跟我……那个。”

    宋明洲不以为意,懒懒道:“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她?”

    陈晋渝思考了会儿,他确实没说过。

    但是。

    “…她约你看电影你就去了。”

    宋明洲顿了顿,目光锁定在她身上。

    这事都过去多少天了,憋到今天才问出来。

    又过了一阵,他才幽幽解释。

    “陈峥要追她,让我答应下来,给他们制造机会,怎么就成我喜欢她了?”

    “……”陈晋渝默默消化了很久这个答案。

    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可是…可是大家都说你有女朋友了。”

    “傻么你。”

    “还有人说我天天换女朋友呢,你也信?”宋明洲散漫道:“陈晋渝,你能不能长点脑子。”

    见陈晋渝不说话,宋明洲当她又在瞎想些乱七八糟的,敷衍地安慰道:“放心,你正房的地位没人动得了。”

    ~

    感谢各位读者爸爸投珠,0点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