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血(二更)

作品:《白昼银河(校园H)

    陈晋渝被他说到无言。

    她才不是这个意思。

    宋明洲解释了这么多,都没等到陈晋渝转过来,也没恼,反正他闲着没事,就在陈晋渝的房里转了起来。

    陈晋渝的房间很简单,她搬来的时间不长,东西最多的地方就是书桌了。

    上面摆满了试卷和资料。

    宋明洲随手抽出一张,是第一次月考的理综试卷。

    他大致浏览了一遍,错得还挺多。

    总分300,陈晋渝的得分是227。

    他好像明白过来什么,问道:“这就是你难过一天的原因?”

    陈晋渝回头,发现他拿着自己的试卷,蹭得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看她的反应估计是了,想到这里,宋明洲脑海里难免浮现出陈晋渝凄惨的样子,学着她的语调,捏着嗓子娇滴滴道:“特别难过……难过一天了呢……”

    “我哪有这样……”陈晋渝急死了,去抢他手里的试卷,但是宋明洲一举高,她就够不着了。

    更加无地自容。

    “不要看了…放回去……”

    宋明洲还偏要看,不光要看,还每题都看。

    看完他就火大了。

    “就为这么点儿事,还学会跟别的男人跑了,陈晋渝你行啊。”

    又故事重提。

    陈晋渝也不开心了,憋闷道:“我也找过你,你又不告诉我,还……”

    还把她拉过去操了一顿。

    本以为宋明洲会有点良知,对自己做的过分的事心存些许愧疚,结果他蛮不讲理地说:“谁让你不是第一个找的我。”

    陈晋渝彻底放弃跟他讲道理。

    独自坐到床边,看着宋明洲又把她的数学卷子拿在手里,看了半天。

    数学她也没考好。

    陈晋渝如坐针毡,就像被家长检查作业一样,惴惴不安地等着。

    虽然宋明洲大部分时间都很不正经,甚至还很欠扁,但是他一认真起来,严肃的样子不怒而威,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更凶了。

    可能正因为这样,陈晋渝都不敢上前去打扰他。

    他好像来真的了。

    等到宋明洲全部看完,陈晋渝这才长呼一口气,小声地问:“我还有救吗……”

    宋明洲安静了叁秒,才慢悠悠地开口。

    “有。”

    陈晋渝提着的心这才放下来,然而没过多久,就见宋明洲又恢复了一贯贱兮兮地作风:“得亏你遇到的是我。”

    陈晋渝不解。

    宋明洲道:“而且除了我,其他人都不行。”

    ——

    后来陈晋渝才知道宋明洲说的除了他其他人都不行是什么意思了。

    去了学校之后,宋明洲每天都会单独给她布置作业,然后针对陈晋渝的错题挑选类似的给她做,就这些来说,都还是比较正常的。

    不正常的,是宋明洲的惩罚措施,也是陈晋渝最害怕的。

    一旦同一道同类型的题错两次及以上,陈晋渝就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

    喊爸爸,说骚话,口他,后入等等。

    这些惩罚会进行累积,等到回家的时候还回来。

    为了提升成绩,陈晋渝答应了他奇奇怪怪的要求。

    但每次放假回家变成了陈晋渝最不愿面对的事。

    她错得太多了。

    不过总得来说,效果还是不错的。

    尽管宋明洲还是一如既往地爱欺负她,但为了成绩,陈晋渝愿意忍忍。

    这样的日子只持续了短短两周。

    意外发生了。

    宋明洲刚上高叁那会,迷上了赛车。

    后来终于说服家里人同意了,经过培训后,偶尔会跟几个同行的爱好者出去跑跑。

    这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爱好。

    宋明洲玩了好几个月。

    也仅仅是在放假的那两天。

    那天是一个周末。

    陈晋渝应宋明洲要求,给他送饭。

    她来到宋明洲开车的场地后,联系不上人,于是就在山道边等着。

    想等宋明洲自己过来找她。

    这时,陈晋渝担心的还是晚上宋明洲又该怎么整她。

    黄沙弥漫,地上能看见几根零星的草。

    这里又大又空旷,也不知道宋明洲在哪。

    可她没想到的是。

    宋明洲是连人带车滚下来的。

    当时陈晋渝都没认出他。

    只看见了很多血。

    ~

    摔死了

    大结局

    明天更番外

    人鬼情未了

    【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