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都变乖了(二更)

作品:《白昼银河(校园H)

    “摔了?”陈晋渝摸上他的胳膊,又接着摸了摸他的腿。

    果然全身上下就没一处是干的。

    “……你下车干嘛啊。”她说话声音渐小,听上去有些自责。

    她接着往宋明洲身上的其他部位摸了摸,判断他是不是受了伤。

    宋明洲被她摸得挺舒服的,“没事”两个字卡在嘴边,就是不说出来。

    陈晋渝上下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明显的伤口,最后在他的兜里摸到一摊软软的东西。

    “有泥巴。”

    她抽出手,借着车灯看了看手,没看见污渍。

    宋明洲知道她摸到的是化了的巧克力,只是道:“哦。”

    陈晋渝的好奇心大起,加上宋明洲也是比较爱干净的人,不可能这种态度。

    她伸向他的口袋。

    宋明洲还想阻拦,但终究是吃了看不见的亏,还是被陈晋渝拿到了。

    陈晋渝看着融化了的巧克力,一时无言很久,她看清巧克力的口味和牌子,是她平时喜欢吃的那一款。

    她柔声问:“给我带的吗?”

    宋明洲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问什么问。

    怪尴尬的。

    难道让他回答:对,是给你带的,但是都化了。

    丢人。

    他不能送给陈晋渝这么不体面的礼物。

    宋明洲胡乱伸手去抢,“扔了。”

    陈晋渝躲开他的手,侧身对着他,撕开了包装。

    淡淡的巧克力味从空中弥漫开。

    她尝了一口。

    宋明洲微微皱眉:“你吃了?”

    陈晋渝舔了舔唇,“嗯,你怎么知道我饿了。”

    宋明洲静静等了会儿。

    他突然笑了声。

    今晚的陈晋渝格外可爱了。

    “哦,饿了啊。”宋明洲听着耳边窸窸窣窣的声音,问了声:“什么味儿啊?”

    陈晋渝眨眨眼,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想不明白这算什么怪问题,说:“就,巧克力味。”

    这会儿,宋明洲觉得,陈晋渝是真正回来了。

    宋明洲挑眉,故意逗她:“让我尝尝。”

    “你别抢我的。”

    陈晋渝又吃了两口,收好剩下的带着潮气味道并不太好的巧克力,对宋明洲说:“你把湿衣服脱下来吧,不然容易受凉。”

    “脱了我穿什么?”

    陈晋渝抓着他的手往她的毛绒衣服上摸去,“穿这个。”

    “……”

    陈晋渝为了让他听话地脱下湿衣服,故意转移他的注意力,跟他闲谈:“你知道为什么我今天要跟钟夜寒走吗?”

    一提这个宋明洲就来气:“我哪知道。”

    陈晋渝告诉他:“钟夜寒家狗难产了。”

    “……”宋明洲无语一阵,似乎对别人的事一点兴趣没有。

    “狗难产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兽医?”

    陈晋渝怪怪地瞥了他一眼:“当然不是,但是从小到大什么猫啊狗啊,看见我就变乖了,特别神奇,所以她想让我去看看。”

    她边说边给他换衣服,宋明洲很是配合,看起来非常温顺,陈晋渝顺口来了句:“你今天也很乖。”

    头顶兔子耳朵的宋明洲还不知道自己穿了一件什么样的衣服。

    只知道陈晋渝说他也很乖的时候,好像,大概,可能……有那么一点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