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个戳(二更)

作品:《白昼银河(校园H)

    陈晋渝高潮了两轮,宋明洲还不见要射的迹象。

    屁股都被他打红了。

    小穴鼓出白浆,噗嗤噗嗤往外冒。

    就在她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宋明洲沉下声,“告诉你个事儿。”

    有什么事要在这个点说……

    陈晋渝不想听,宋明洲也没等她回应,自顾自道:“过几天我准备出国一趟。”

    陈晋渝一愣,钝化的脑袋转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治眼睛吗?”

    “嗯。”

    “哦……”陈晋渝咬着唇,问:“要多久?”

    宋明洲沉默片刻。

    “看情况吧,不确定。”

    陈晋渝不说话了。

    短暂的安静中,宋明洲很想看看她的表情。

    可惜他看不见。

    他打趣道:“我还没走呢,这就开始伤心了?”

    “不是……”

    “说句舍不得我有那么难么?”

    宋明洲掐紧她的腰,像是要把她刻进身体里。

    就在这档口,陈晋渝又高潮了一次。

    陈晋渝越爽,宋明洲就越不爽。

    她高潮的次数多了,带给他的不是征服感,而是重重的担忧。

    没有谁比他更了解陈晋渝了,看外表似乎不食人间烟火,其实骚起来让人根本抵抗不住。

    而且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吸引人的地方在哪。

    不知道自己美的女人才是最美的。

    那种下意识流露出来的纯与欲,要等到别人不经意间发现,然后刻在脑海里,在日常的某个时刻,突然想起。

    你恍然意识到,已经忘不掉她了。

    宋明洲冷声道:“陈晋渝,你说我万一真要在国外治个叁年五载的,你到时候不会跟别人跑了吧?”

    “啊…”陈晋渝有气无力,气若游丝:“你还没问我同不同意……”

    她没同意跟他好,跟谁在一起宋明洲也干涉不了吧……

    宋明洲一口否决:“你没有不同意的选项。”

    陈晋渝被他撞的东倒西歪,要紧紧扶着前面的浴缸沿才能稳住,就连说出的句子也破破碎碎的:“为、为什么……”

    “还问我为什么?”宋明洲操得更狠了,脸上却泰然自若、一本正经地答道:“因为你夺走了我的贞洁,你要对我负责。”

    “……”

    到底谁夺走谁的…

    “你还没回答我。”宋明洲顶得又深又快,“要是你哪天寂寞了,出去找个野男人怎么办?”

    “不会的……”

    “不会寂寞,还是不会找野男人?”

    “不会找……”

    “你保证。”

    陈晋渝深吸一口气,叁秒后,她惴惴地问了句:“你不会真的要去叁五年吧…?”

    这话一出,宋明洲就知道她前面说的都是假话了。

    转念一想,既然都是假话了,却连个保证都不肯敷衍他一下。

    宋明洲回忆起陈晋渝刚才的表现,怎么看都不像能忍住的人。

    气死了。

    一想到自己出国后鞭长莫及,任由陈晋渝花天酒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冤有头债有主,火气怎么来的,就找使他上火的人。

    他一副要顶死她的架势,撞得陈晋渝快散架了。

    “你跟我一起去。”他冷着一张脸,笃定地说。

    陈晋渝累得不行,听见这话后顿时清醒,连连摇头拒绝:“我还要高考的。”

    “别考了。”

    陈晋渝害怕极了,在他猛烈且冲动的攻势下败下阵来,认输道:“我等你…等你……!”

    她真怕他把她带出去,保证道:“我一定等你,不管多久。”

    “还是不行。”宋明洲已经不相信陈晋渝的话了,他从后面搂住了她,以一个极具占有欲的姿势。

    和极具侵略性的话语——

    “我得盖个戳。”

    这时的陈晋渝,还不知道宋明洲想了个什么损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