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你

作品:《白昼银河(校园H)

    陈晋渝打心眼里抗拒这个称呼,但宋明洲像说上瘾似的,总在她耳边不断重复,不仅如此,他还身体力行地帮她适应新身份。

    两人过了几天没羞没臊的日子,陈晋渝就没经历过这么高强度的性生活,加上高叁学习很累,经常做着做着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还在宋明洲房里,早上少不了又要挨操。

    这一番折腾下来,她几乎变成了碰一碰就流水的体质。

    有时候上课都会感觉一股暖流滑出体外。

    内裤像是从来没干过一样。

    陈晋渝对这事算不上反感,毕竟宋明洲还是很有床品一人,基本上只要她躺着,他来。

    后来为了方便宋明洲行不轨之事,她就没怎么回过自己的屋里。

    宋明洲经常喊她“媳妇儿”,一开始陈晋渝不让他这么喊,他俩又没结婚,只是形式上走个过场,但是不知道碰到宋明洲哪根神经,逆反似的非要喊,陈晋渝也就怂了,任由他胡闹。

    喊着喊着,还真像有那么回事。

    周五,临走前一晚。

    这晚宋明洲破天荒地没有拉着陈晋渝干些别的,而是搂着她静静地躺在床上。

    陈晋渝靠在他怀里,可能是离别的氛围太沉重,她从给宋明洲收拾行李的时候就郁郁寡欢,话特别少。

    宋明洲也一样。

    他单手抚在陈晋渝的肩头,那里遍布他留下的痕迹,宋明洲一会儿揉揉一会儿捏捏,怎么也玩不够。

    习惯了温柔下来的宋明洲,陈晋渝有点忘掉他以前是什么样子的了,她的脸贴在他的臂弯里,安静地像个瓷娃娃,窗外的月光投射进来,像是镀上一层银色的雪,静谧纯洁。

    倒真的有点,舍不得。

    他们谁也不知道要去多久。

    谁也不敢下定论。

    不可知的未来让一切充满变数,总让陈晋渝觉得自己是根掌握不了命运的浮萍。

    宋明洲对于未来也无法预测,所以他要把握目前能把握住的,起初他认为陈晋渝是他能确定的事,所以他费尽心思想让父母认可这段关系,想用长辈的威严将陈晋渝牢牢拴在身边,可是离别在即,他又觉得万事都没有绝对一说。

    陈晋渝很听话好欺负,哪个男的稍微用点心思就能骗了去。

    所以那晚宋明洲一直没让陈晋渝睡,直到陈晋渝困得睁不开眼,迷迷糊糊地说出以后一定会嫁给他这句话。

    至此,他才觉得“盖戳”这事,真正完成了。

    ——

    宋明洲离开后,陈晋渝说不伤心是假的。

    她低沉了好一段时间,郑阿姨陪他一同去的,宋叔叔则是忙于工作,家里一下子就空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每天最开心的时间就是和宋明洲视频了。

    哪怕宋明洲看不见,他也要开视频,让自己的脸完整地出现在屏幕里,和陈晋渝说些有的没的,监督她完成作业。

    还会非常臭屁地问她今天他是不是又帅了。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宋明洲入院治疗,以及一直存在的时差问题,两人视频的次数少了很多。

    而他们也不能靠打字联系,只能视频。

    后来陈晋渝迎来期末考试,她也重回一个人上学放学的日子。

    宋明洲的房间没有上锁,她去那里睡过一次。

    闻着枕头上宋明洲的味道,她睡不着。

    就再也没去过了。

    深冬时节,下了一场大雪。

    那个春节宋明洲没有回家。

    得知他的治疗效果不太理想,陈晋渝不好说出希望他回国的愿望。

    宋叔叔决定飞去看他们,但是考虑到陈晋渝寒假只有八天,还有无数的作业,就不准备带她来回耽误时间。

    陈晋渝表示理解,但她总觉着心里空荡荡的,还发了一场高烧。

    之后就被哥哥接去他那边过年了。

    这个年过得一点也不开心。

    唯一一点值得开怀的还是哥哥被别的姐姐追求了,陈晋渝经常瞧见他被撩得不知所措。

    可是笑过之后,就是无尽的落寞。

    被爱着的感觉真好。

    还有一个人惦记着你。

    陈晋渝感到很孤独,漫无边际的孤独。

    包围着她,将她淹没。

    她打开和宋明洲的对话框,最近一条还是四天前的视频通话记录。

    陈晋渝看了很久,也发呆了很久,怕打扰地球另一边的宋明洲休息,好多好多话压缩成一条消息。

    和她一样,孤零零的,停留在对话框的最底下——

    【追更:danmei.cloud (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