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作品:《林家日常

    近看起霸道总裁小说的安可正可劲儿学着里面的情节,她是觉得好玩儿,跟看个童话故事就要演小公主一样。林淮是当养女儿了,以前看林渭哄人还觉得好笑,现在轮到自己身上了,才知道滋味。噘嘴生气时很可爱,眉开眼笑时很可爱,一张小嘴叽里呱啦说不停时也那么可爱……

    林淮勾一勾她圆鼓鼓的脸颊,“遵命。”

    林淮起身准备去给他的女主角洗手做羹汤,转身看到看呆了的林渭和安颜。然后四个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他,几回之后,林淮开口打破沉寂。矛头却直指林渭,“你没跟安颜说过吗?”

    ?exce!!!!!我以为你开玩笑的啊!!!!!!林渭心中万马奔腾。安颜猛地转头看向林渭,不可置信地盯着他……

    林渭带安颜回房好好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安可心有余悸地坐下乖乖喝粥,姐姐生气好可怕,嘤嘤嘤……

    “我以为你跟我姐姐说了……”

    “再喝一口,啊……我还以为你说了呢,你们姐妹不是向来无所不谈?”

    其实谁都没说,这几天没被发现都是运气好。

    那天之后,安颜也没说什么,一切和往常一样。安可照旧没心没肺,只是没发现安颜无人时复杂的眼神。

    今年过年他们还是去北方过的,那边还有族亲,加上林渭刚娶了妻,理应过去的。安可第一次见到北方的大雪,稀奇得很。在车上,林淮说道:“这边还有狩猎场,刚好看看你的准头练得怎么样了。”

    安可对新鲜的事物自然兴高采烈,很是捧场。林淮凑到安可脸边,一口接一口轻啄,不时传出“啾啾”的声音和二人的轻笑声。这边情意融融,另一边就不那么放松了,安颜一脸“辣眼睛”的表情转过头,林渭咬着她的耳朵小声道:“每次跟他们俩呆一块儿,你脸色都不好看,我都不知道你是为了谁了。”

    安颜拧他胳膊肉,“我为谁你不知道啊?!”

    可惜隔着衣服都捏不到肉,“好了好了,不气,回去脱光了给你掐啊。我大哥都这个年纪了,你就体谅体谅他嘛,一夜夫妻百日恩啊……”

    越说越不像话,安颜索性闭眼睡觉。

    第二天,四人一起去了狩猎场,两辆越野车,安颜和安可都是第一次打活物。安可还敢打两只野鸡,野兔啥的,安颜却是不敢动手,看都看不下去。林渭笑话两句,就陪她先开回休闲区了。留下林淮和安可继续玩儿,孤男寡女,天地空旷的,能玩什么呀。

    驾驶座的椅子往后移到最大,安可被抱到男人身上横跨坐着。车窗已经关上,空调的暖风徐徐,林淮给她捂着手问冷不冷。

    “不冷不冷,就是肩膀有点痛。”

    应该是枪后座支着了,安可身上穿的毛衣很宽松,他轻而易举地就拉开细瞧。有点红,不碍事。安可不自在地缩一缩身子,细滑的肌肤从指尖蹭过。

    滚烫的唇印上去,舌尖绕着那块红印划圈,又在皮肤上留下吻痕,他还煞有其事地做对比,“宝贝儿真漂亮,像三月的桃花。”

    轻轻的喘息,淹没在二人的唇舌里。林淮勾着她的小舌头往自己嘴里来,安可初得此趣,甚是听话,不仅乖乖随他搅动,连唾液也尽数咽下……

    大羽绒服包裹着赤裸裸的上身,像一只小兔子,无一处不白,无一处不美。林淮吸咬着青涩的胸脯,粉色的乳尖儿如小荷初立,朝露点点。手指隔着厚厚的裤子,揉着女孩儿的下身。

    “我瞧瞧好不好?”

    安可“哼哼”地摇头,“不可以,姐姐说不可以给别人看的……”

    “我是别人吗?心肝儿。”狡猾的大灰狼一步步引着小兔子进陷阱。

    安可环着林淮的脖子,想了想,跟他咬耳朵:“小说里把裤子脱了,女主角就怀孕了,我不想生宝宝啊……”说到后面还有些害怕。

    以后再给她好好讲讲生理知识吧,林淮好歹哄了用手指代替眼睛,先去摸摸那温软滑腻之处。

    晚上用打回来的猎物中挑了肥瘦相宜的鹿肉自己弄烧烤,还配了点酒,可惜两位女士不胜酒力,都早早要去休息。兄弟俩吃饱喝足也各自回房,不过,林淮先去安可那里晃了一圈。揉搓着晕乎乎的小兔宝宝,把人从里到外都亲了个遍,

    不过,显然,要睡觉的小姑娘是不如白天那么好讲话的。在林淮吻上大腿内侧,企图往腿心探寻的时候,被安可一脚蹬在了脸上,吓得他捂着鼻子离了半米远。再抬头看,小人儿已经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了。

    “小东西。”林淮附身在脸上亲了一口,无奈挺着下身高高的帐篷出去了。

    刚一出门,遇见林渭,这里不如s城的房子大,出个房门就能遇到,“你干什么去?”

    “安颜醒了口渴,非要吃水果,我去厨房拿点。”

    “嗯,你去吧。”

    等林渭拿了一盘水果进房间,一开门都要崩溃了,大哥你早点收了安可吧求求你了!!!憋着尽来影响我的夫妻生活……

    彩蛋

    林渭刚出去没多久,安颜就听到有人进来了,正奇怪回来得这样快,支起身子发现是大哥林淮。她刚刚才和林渭做过,赤身裸体的,不太好意思地扯过旁边的被子要往身上盖。林淮直接把被子掀落在地,“妹妹挑的火,麻烦姐姐给我灭一下吧。”

    林淮答应过安颜不会在安可成年前和她发生关系,倒惹得安颜在此事上劳累颇多。刚刚进门时瞧得分明,安颜的穴口还有点点白浊,看来是不用做前戏的,便自顾躺在床上,让安颜“自己来。”

    安颜一般时候都是柔顺的性子,性事上也是逆来顺受的多,让她主动跨坐在男人身上,把那龙精虎猛的东西往身体里放,着实是难为她的。

    小穴把肉棒一节节吃进去,先前林渭射进去的精液争先恐后地流出来,一片黏腻。刚进去胀得厉害,安颜吸着气适应了一会儿,才抬臀套弄。林淮手上握着胸抓揉,雪白的乳肉从指缝溢出,一手的食指和中指把乳头捏得更肿,一手下去拍打两下她的屁股,“不许偷懒,用点劲儿夹着。”

    “大哥,你尽欺负我……”

    安可青春俏丽惹人爱,安颜娇花照水惹人怜。林淮也不是真的凶她,两手掐住她的细腰,吻上她的唇,“怎么是欺负呢?大哥疼你呢。”

    战场由林淮主导,掐着腰往上送,再任其落下,一下下捅到最深处。安颜“咿咿呀呀”的声音根本压抑不住,又记着林淮说的这房子隔音效果不好,怕被安可听了去,只得和林淮吻在一处。房间里除了“啧啧”水声和皮肤相撞的“啪啪”声,一时只剩下急促的喘息声……

    林渭开门进来时,他大哥正把他的娇妻压在身底下欺负,一边操一边问:“这样够不够深……又